长沙维康安防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类别
技术分享
首页 > 技术分享 > 内容
2021信创产业分类排行
编辑:长沙维康安防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2021-06-15

一、基础设施产品

 


 

 

 

 

 

二、基础软件

 


 

 

三、应用软件

 



四、信息安全


内外驱动,信创推广跑出“加速度”

2018322日,美国时任总统特朗签署备忘录,计划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中美贸易战开启。

2018-2019年期间美国对中国挑起数十次贸易争端,对价值上万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期间,中美进行了多轮经贸磋商,但是成效不大,始终处于胶着状态。

如此尚还不够,对美国来说,科技与金融才是关键。在世界贸易领域,科技水平更决定着一国在商品流通中的地位与竞争力,是真正外延式的发展,能够真正意义上提高本国居民的经济水平。

2019年贸易战正式升级为科技战,标志性事件就是美国将华为、中兴列入实体清单,这也意味着任何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除非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否则不得与“清单”内的中国企业进行任何商业交易。

进入2020年,美国则开始屡屡发起舆论攻势,即以疫情和新疆为核心对中国进行攻击,试图在中国内部制造矛盾,同时在西方社会内部进行反华动员。

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这三板斧中尤以科技战的威力最大,毕竟目前部分软硬件关键核心技术仍为国外公司所主导。只有拥有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才能摆脱美国在技术上的牵制。打破国外垄断、改变被动局面、推动信创产业发展已成行业上下共识。

20205月,运营商首次集采国产CPU服务器,这是信创元年爆发的标志性事件。7月开始,各地政府陆续招标,金额是前次数倍,在政策的大力推动下,IT架构将从基础硬件、基础软件、行业应用软件等各层级逐渐实现国产化。

部分核心产品企业业绩已经开始释放,飞腾2020年全年交付芯片150万片(201920万片),全年营收13亿元(20192.1亿元),预计2021年交付芯片超过200万片,收入超过20亿元。

如今,信创产业元年已过,党政信创份额大头基本尘埃落“地”,市场规模短期突破千亿。接下来的2021,信创产业将逐步拓展至八大行业,行业信创市场规模预计将呈数倍扩大。据初步估算,到2023年,中国信创产业市场规模将突破3650亿元,市场容量将突破万亿。

空间与挑战

2020年开始,党政以及金融、石油、电力、电信、交通、航空航天、医院、教育八大主要行业的信创推进工作便已经全面启动。重要行业的信创替换既是信创产业发展的深水区,也是产业发展的主要看点,相对党政市场更加市场化。

20205月,电信发布电信服务器(2020年)集中采购项目货物招标集中资格预审公告,搭载鲲鹏和海光的国产CPU服务器首次明确进入电信大规模集采,数量占比达到19.86%,具有突破性意义。

5月,北明软件中标农业银行2020年重点服务器项目,是行业信创在金融领域的重要突破。

10月,贵阳银行公告核心业务系统易鲸捷国产数据库应用项目,成交金额约4.27亿元,创造了国产数据库的单一采购项目记录,是国产数据库首次明确被运用在银行核心业务系统中。

这一系列行业信创取得的突破进展,一定程度上佐证着信创产品的竞争力与执行力。

不过我们也应注意到,如操作系统、芯片等领域受限于技术、生态问题,仍然与国外厂商存在较大的差距,除了党政与金融行业,其他领域信创产业渗透率依然较低。从“基本可用”到“好用易用”,这既是空间,也是挑战。

行业乱象

由于去年下半年是党政信创大规模放量元年,基于构建用户粘性与产品良性迭代的诉求,各家信创厂商纷纷把市场份额作为最重要的考核指标,相对放宽对产品价格的要求,这也造成了2020年价格战较为惨烈的局面。

比如,宝兰德服务器中间件对运营商的报价一般为5/CPU,而机关集中采购为2.5万,比之前东方通服务器容器中间件2.7万报价还要低一些;整机价格也降低至5000,并且长城、联想、同方、曙光、华为等巨头环伺,竞争还在持续。

如此,头部厂商不断压低价格抢占市场份额,往往参与企业即便拿下项目,利润普遍也很低。上游厂商为了生存,要么放缓新技术的研发,要么偷工减料,降低产品质量或者售后服务标准,这其实对整个产业的长期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有鉴于现阶段本土技术在性能、成本和成熟度上与外企存在的客观差距,企业在报价上必须趋于理性,从而为CPUOS、整机等参与厂商预留一定的利润,使本土企业有足够的财力去投入研发,缩短与国外大厂的差距。

同时,很多厂商也在互相积极进行兼容适配认证,借助信息、资源的不对称构建优势;部分行业巨头开始通过与软件协会等组织配合组建信创联盟,借此拔高竞争门槛并实现对中小企业的卡位;个别厂商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建产业园,向地方政府寻求政策扶持、采购市场份额,本质上是塑造厂商与地方政府共同利益,以共同利益绑架地方决策;一些企业将引进技术标榜自主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这些行为都是企业只着眼于自身利益的表现,通过政商关系影响评价体系和规则制定,都不利于信创市场的良性竞争,客观上造成了对政策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没有在如今的黄金时期加快拉近与国际水平的距离,宝贵的资金和时间被利益集团挥霍掉,那无疑将是莫大的悲哀。

 

不忘初心

回到文章开头,信创是解决我国信息安全和产业发展受制于人问题的关键。瞄准、突破核心基础关键技术,建立自主工具体系、产品体系和生态体系,这是信创的初心,也应当成为行业的共识与发展方向。

马甲技术或自主性存在瑕疵的产品自然无法成为国家信息安全的基石,也就不应在信创市场内推广,否则必然挤压自主技术的生存空间。上下游产业链还需进一步沟通、合作,软件和硬件互相磨合优化,基础软件、硬件供应商与整机厂商密切配合,形成开放、统一、协同的良性生态。

同时,价格战的发生也透露出企业对自身产品与技术优势的不自信,生怕对家出价更便宜,为了确保中标结果,价格只得一降再降。然而,企业在市场中的核心竞争力,绝不来源于价格的低廉,价格战也绝对拼不出一流企业。

信创厂商需重整战略和思维模式,只有通过自主创新、打造中国品牌,形成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努力向“微笑曲线”高端攀升,才是应对未来全球竞争的最优解。

从这几年西方的所作所为来看,技术脱钩已经是大势所趋,西方的制裁只会愈加严厉,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信创不是企业分“蛋糕”的盛宴,而是一场艰苦的攻坚战,信创企业应当有一种强烈的紧迫、危机与使命感,不要过分拘泥于个体利益的得失,应从国家战略、利益角度把握方向,“国家缺什么就造什么,哪卡脖子就解决哪”,为国分忧,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